奚影

当初说了书剧分离,希望某些人能真正的说到做到,别带着你的恶意来污染这里🙃
图cr会笑的多肉植物

宇文邕x独孤伽罗 现代小甜饼

第一次写,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,可能有点小学生文笔和ooc,求轻喷QAQ


“阿邕!”伽罗洗完澡走出浴室便看见了躺在床上看书的宇文邕。


“嗯?”宇文邕抬头,看见伽罗还在擦拭着头发,不由一笑,“洗完啦,过来我来给你吹头发。”


……

听着吹风机嗡嗡的响声,感受着暖风,伽罗颇有感慨。


“岁月静好啊。”伽罗枕着宇文邕的腿感慨,还扭头抱住了他的腰嘟囔着,“有阿邕在真好。”


“呵呵。”宇文邕轻笑,“这么大人了,还撒娇啊。”


“嘻嘻,我只跟你撒娇。”伽罗吐了吐舌头。


“快好了,别乱动啦。”宇文邕拍拍伽罗的额头。


“哦。”伽罗应答,便不再乱动。


约摸十分钟后,嗡嗡的吹风机声音便停了下来。宇文邕揉了揉伽罗的头发,“好了。”


“嗯。”随后伽罗起身与宇文邕一齐躺在枕头上。


“困了吗?”宇文邕侧身搂着伽罗。


“不困啊。”伽罗摇头,“不过,要不要搞些不可描述的事情?”伽罗向宇文邕挑挑眉。


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正经了......”宇文邕看着伽罗一副奸笑的表情,脸有些红。


“我去关灯。”伽罗下床,“啪”,房间里漆黑一片,只剩下月光隐隐约约地照下来。


伽罗钻进被窝,“准备好了吗?”


“咳……好了。”宇文邕有些紧张。


然后,伽罗将被子往上拉盖住了两人,缓缓的露出了自己的手腕,上面不知什么时候被她带上了手表。手表表盘还在散发着绿莹莹的光,“看,我新搞到的夜光手表,惊不惊喜?厉不厉害?”伽罗嘚瑟的把手腕伸向宇文邕眼前。


“……”宇文邕静默片刻,“厉害……”


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?!


END

——

青梅竹马在剧里一直是我的意难平,今天忽然想到了这个夜光手表梗就写了个小甜饼2333